墓小柚

这里是一颗从墓地来的大柚子

【瑞金】Uno的正确套路

哇啊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!!!谢谢慕斯我爱你啊啊啊啊啊!

墨光之雨_太太们是世界的宝藏:

—标题是假的
—亲身经历,我就是那个套路人的凯佬,只是我套路的是小孩_(:з」∠)_
—小天使的生日!我祝你长生不老! @墓小柚
—腐向cp瑞金
—为助攻打call
—规则可能不同Σ所以我是用了我和房东小孩的玩法写的x
@★白糖






那天的晚上,月色很美,很圆,在凯莉的屋顶上观月可以大规模的增加告白成功率,因为凯莉在身边,就等于告白三百记在身边,这就导致经常有人壮着胆子来找凯莉买,买告白三百记,哪怕没成功他们也不敢打凯莉,星月魔女的名声可是很大的


“我们今天来玩uno吧?”


凯莉从背后拿出一副牌,一旁因无名原因而出现的紫堂和金看过来,金挠了挠头有丝不解,金从来没玩过uno,对这个新鲜玩意儿很有兴趣,金的视线直直的注射在凯莉手中的牌上,而最远的格瑞仿佛没听到一样,手在烈斩上摩擦,就像以前一样


“这个有箭头的牌是可以转换方向的,这个调色盘是换颜色的,这个禁止图标的是禁止下一个人的动作的,这个+2是下一个人要抽两张牌,如果下一个人也有+2那么就会叠加,这个调色盘上有+4的是+2的升级版,还能换颜色,这个有蝙蝠侠和超人标志的禁没什么用我们就不用了吧。只要有颜色相同或者数字相同就可以发牌,如果没有则要抽一张牌,规则懂了吗?”


凯莉在跟金和紫堂讲解游戏的规则,手还在半空中乱指,嘴里咬着棒棒糖导致语句不清晰,但是金竖起耳朵在听,紫堂也眼神很专注的看着凯莉,一番理解下来也对规则懂了个七七八八,随后金转过头,看着背对着他们的格瑞,笑容诡异且眼神诡异,下一秒金就直接往格瑞的方向扑了上去,早就感受到目光的格瑞不慌不忙的拿烈斩指住金的头,转瞬间,金停了下来,离烈斩尖利的刀刃只有堪堪几毫米,金干笑几声,几滴冷汗顺着脸滑了下来,一旁的紫堂茫然,而另一边,凯莉的心底如同装了一个🍌哩🍌哩的弹幕


“格瑞,你要不要陪我们一起玩!你刚才应该也听到了规则的!”


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格瑞,而格瑞的手也一直举着烈斩对准金的脑袋,紫堂在心底为金捏了一把汗,格瑞从来都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别人的要求,紫堂在心底想


“为什么。”


格瑞的眼睛毫无波动,面无表情的看着金,紫堂开始在心底给金祈祷,金没回答,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,最后还是格瑞松了口,答应的金,紫堂的内心弹幕一下子被填充到1000,光速打脸,紫堂在心中想着,最后四个人坐在凯莉的房子屋顶上愉快的打起了uno


“哈哈哈!我手气真好!禁!”


先出牌的是金,他放下一个蓝色的禁,却被凯莉阻止


“金,初始牌的颜色是黄色。你不能出蓝色,那,那我出黄色+2”


凯莉暗地里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,放了一张银色的+2,紫堂审视了一下七张牌,将一个红色+2拿了出去,格瑞一脸冷漠的把蓝色+2放在牌堆,石化的金看着叠起来的四张+2,手颤抖着摸了8张牌


“呜,出师不利,一下子摸了8张牌”


“谁先放+2谁就输了吧。一开始都有+2的,除非你有两个+2,要不我们加个赌注?”


凯莉微笑着,眼神中暗藏着几丝奸诈,看了看四周,但是金还悲伤于摸了八张牌,紫堂在捏着下巴思考战略,格瑞却盖住牌又开始擦刀


“什么赌注?”


金双眼放光的看着凯莉,凯莉清了清嗓子,眼神中隐藏着的阴险,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


“输的人要答应赢得人一个要求”


“好啊好啊!好像很好玩的样子!”


紫堂刚听完,皱起了眉头打算反驳却一下子被金的手推过去,金的眼睛一下子被星星所占据,闪着星星的眼看了看凯莉又盯向格瑞,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格瑞没有任何表示,金只能悻悻的收回眼神


“+2”


凯莉放下一张牌在牌堆上,下一个是紫堂,紫堂将一张+2,格瑞放了一张+4,将颜色转向银色,金又从放下了一张+4,把颜色转回了红色,凯莉看了看自己的牌,忍着打人的心情摸了12张牌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凯莉你这次输定啦!”


金突然站了起来,双手叉腰,背向后一弯开始仰天大笑,在三人的凝视下摸了摸头乖乖的坐下了,几人又完了一会,最后凯莉还剩3张牌,金还剩两张而紫堂和格瑞两人只有一张,凯莉放了一张+4转红,紫堂只能无奈的摸了四张牌,格瑞因为没有红色而摸了一张牌,金放下一个换色牌把颜色改到蓝色


“uno!哈哈哈看来我这次真的要赢了!”


“转红色,uno”


金兴奋的跳了起来在屋顶上蹦来蹦去,喝着饮料的凯莉带着怜悯的眼神看了看金,无情的宣判着金的死刑


“怎么会这样啊!”


金瘫坐着,朝着天空大吼一声以宣泄自己不甘的心情,手指在木板上画着圈圈,口中还小声的念着画个圈圈诅咒你,紫堂放下一个红色4,格瑞因为还是没有红色的牌或者标着4的牌,摸了一张牌,金也摸了一张牌,凯莉潇洒的把红色0往牌堆一放


“抱歉,这局是我赢”


“啊啊啊怎么能这样!你明明都领了12张牌了!”


格瑞看着这场闹剧干脆无视了擦刀,紫堂在一旁安慰金


“有时候牌多不一定等于必死无疑,你玩的资历又没我多,自然是比不过我的,来,接受惩罚吧”


凯莉似是无奈的摊了摊手,随后朝金勾了勾手指让他走过来,金一蹦一跳的走到凯莉面前,凯莉和金说了几句悄悄话,金的脸就以惊人的速度熟了,应该可以煎鸡蛋在上面了


“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”


“没什么不好的”


凯莉阻止金继续说下去,举起手向金摆了摆


“紫堂,过来,看戏”


凯莉跑到不明情况的紫堂旁边并把他抓走,缩在大烟囱后边看着格瑞和金


“格瑞!我有话想对你说”


“说”


“那个,我爱你!想和你呆在一起!想每天都都能看见你!”


“是不是凯莉叫你这么说的”


“后面是这么说的,但是我爱你是真的!”


“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...”


“诶?我明明懂得啊!格瑞是我最——好的朋友”


“......啧”


格瑞轻轻的啧了一声,尽管金没听见但是凯莉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什么,抓起紫堂的衣领就跑下屋顶


“紫堂快跑,前方狗粮高能”


“那我就来告诉你,什么是我爱你”


事后紫堂还是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情况,唯一知道的是第二天金和格瑞又亲密了不少,但是金的腰好像摔伤了,凯莉拍拍肩表示这都是过往云烟,做好份内的事就行了,紫堂挠了挠头说


“可是,我明明记得输的是我啊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5)

  1. 墓小柚墨光之雨_太太们是世界的宝藏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啊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!!!谢谢慕斯我爱你啊啊啊啊啊!